【把酒桑麻话】 除夕拜山

曲目:【把酒桑麻话】 除夕拜山
NJ:长腿麻团子
时间:2016/12/05
发行:有声电台



文/路小佳
背景音乐: 歳月-云流れ- / 伊人

今年过年回了趟老家,从腊月二十八待到初三。
后来看到爸爸写的一首诗,鼻子酸酸的:

除夕拜山
树稀不成林,茅蒿没膝深。
箔燃坟头草,炮惊长眠人。
但见土几堆,难辨富与贫。
回首夕阳远,年过半百身。
我爸十几岁就离开老家,在D市求学。毕业后留在S市工作,结婚生子。起初几年,公司有探亲假,还能时常回去看看。到后来,探亲假被取消,回老家的时间就渐渐地少了。
在我小时候,跟着爸爸回过两三次老家。
有一次,是在冬天。冬雨连绵不绝,老家的泥路烂得不成样子。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路上,鞋底的泥有一厘米后。到达老屋,我们在条凳上坐了一排,用竹片刮掉鞋底的泥,再用手帕擦,试图让它恢复原状。但我的白鞋子粘上黄泥后再也擦不干净了。
有一次,是在深秋。我和我爸坐的长途汽车在半路抛锚数次,不得不在路边一个很小很破旧的旅店下榻。电视机打开全是雪花,墙壁脏得看不出本色,沿着踢脚线的一圈苹果绿,上面写满了乱七八糟的字。
被子是灰扑扑的,枕头下塞着臭袜子。我和我爸一边苦中作乐地唱歌,一边努力入睡。
有一次,是在夏天。我穿着新买的格子衬衫,带着一口袋糖果,蹦蹦跳跳走在乡下。到老屋门口,叫门没人应。问了邻居才知道,伯父一家都出去打工了。那几天我们在其他亲戚家轮流住,幺爷爷摆酒席,喝了一顿酒下来老人家痛哭流涕:小佳,你爸爸争气,你爸是我们这里的状元啊!
我爸喝得有点站不稳,他咧着嘴,像哭又像笑,声音有些哽咽:幺爹,你别说了,你再说我都要哭了。

点击查看原文:【把酒桑麻话】 除夕拜山


以下文章推荐了类似的好听歌曲

有声有色
上一篇:没有了